似水流年

 

  
  篇一:生日感悟---似水流年
  已是深秋,季节轮回转换,冬天的韵味渐渐浓了,生命之树又刻上了一道
  年轮,记录曾经的沧桑和印记——
  生日,其实就是儿女对父母的一种纪念,最想感谢的就是给予了我生命的父母,不管风吹雨打,不论艰难曲折,对你始终不离不弃的人就是血浓于水的亲人的陪伴和支持,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往事如烟,记忆的花瓣飘落在我的心间,随着时光的流逝,会留下些许的感伤,有些人、有些事仿佛还在昨天依稀可见,也许我喜欢在忧郁的文字里纠结,复制黏贴曾经的过去,我的世界,有刻骨铭心的嘉乐年华,也有落日般的苦痛忧伤,韶华易逝,青春不再,人生注定要历经诸多喜怒哀乐之事,不管怎样,我都应昂起头来生活,只有快乐才会让人变得可爱。
  过去的岁月让我对生命有了许多感悟,磨砺让我变得成熟、历练,风吹落叶不再是凄凉,心灵的愉悦、情绪的舒展更为重要,真诚的感谢身边的朋友和网络中的朋友给我的帮助和鼓励,感谢你们的鲜花和礼物,有你、有他、更有温暖,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人应该对得起自己,善待自己,活的有质感,珍惜眼前,把握现在,人生一世,少留些遗憾,多一些快乐,简单平淡的生活,就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老去的是年龄,年轻的是心态
  
  篇二:似水流年
  人生潮起潮落,我们在似水的流年里。很多是不能自拔。很多事情我们都有不同的看法和见解,同时也很多的无奈。金钱给予我们的物质上的需求,说着可能有点俗气,但是现下的世界不得不让我们去想这些,权利给我们的同样也有很多,恰是万事都有好的一面同样也有坏的一面,灯红酒绿的生活固然好。但是有多少人想过这样的生活适合我们自己。其实我们人生活在这里的却是挺无奈的。
  马路边上的树木飞一般的过去了,路上的行人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各自有各自的岗位,雨轻盈盈的落下,在这个夏天是那么的宁静,没有了蛙鸣,没有了蝉叫,只有鸟叫。荷塘也没有了荷风。只剩下一片残残的荷叶。花瓣儿在今夜被雨打落了。其实论起虚伪世界上没有一种动物能比得过人。每个人都有他虚伪的一面,我也不例外。而且人都是不安于世事不满于现状的。有的人成天白日做梦,梦想哎!有的人花天酒地,有的人浑浑噩噩,有的人庸庸散散,有的人忙忙碌碌。这就是人的一生,我们的人生是不是从我们一出生就决定了我们的命运呢,不是的就比如说有的人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那么他们那些人是不是就要高我们一等呢。不是的其实他有的也只有不用去奋斗那几十年而已。而我们更多的人是的去奋斗的。其实上帝非常的公平,他给了你这样,却给了他那样。你可能觉得不公平但是你想想上帝给了你一个快乐的成长环境,却没有给他。人生小时候我们是爸爸妈妈养育我们把我们带到成人,我们的人生无非就是读书、工作、养老这三个阶段。而这三个阶段是无人能打破的三个阶段。而这三个阶段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经历的,没有人能够逃脱。你别企图自己去打破这个阶段这个规律,你是打不破的。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规律,我有时候多么希望自己是一棵树。一棵树他可以活很多年,当我们都老了的时候而这颗树他可谓是枝繁叶茂,多好啊他不用去想什么事他只需要努力的成长就行了。时过境迁但是他依旧是锋芒毕露。
  人生有许多回用尽全力去做的是,其实只要你自己觉得是对的,你也用尽全力去做了那么就无悔。最后当你踏进棺材的时候想着我的这一生也没有白活,原来我的人生虽然比不了名人,但是我的人生依旧是一个精彩的人生。虽然没有人呢能够记住。但是我没有愧对我不枉我来此一生!
  
  篇三:似水流年
  秋日,我最喜欢的事便是在午后漫步田园,直到黄昏,日落,夜幕降临。有时,眯缝着双眼,关闭所有或明亮或暗淡的思索,任秋风有些萧瑟的抚摸,任温暖的阳光向我轻柔地倾泻,任飘渺的云向我遥遥地挥手,任寂寥的天空淡淡地向我微笑,整个宇宙无边无际地向我敞开博大的襟怀……
  那天,已是黄昏时刻,夕阳斜照,为大地镀上一层金边,对面的山红黄绿三色相间,加上那一层淡淡的金纱是别样的美丽。对面一双带着特别眼神的眼睛,只一眼,那些压在心底的事又活跃在眼前。
  十年,不是一段很短的光阴,关于那所老房子,关于家和爱的故事,似乎早已被知情的人所遗忘,就连身处其境的我,也觉得那些记忆如烟一样,慢慢地散了、淡了,可依旧淡不了的是人情。
  在历史和未来之间,我们总是等着谁来,又看着谁去。
  那是一个秋天,那所老房子和它后面的山水都是我最爱的地方。那里装载着我和爷爷最完整、最快乐的记忆。从会走路到十岁,爷爷就是我的全部,爸爸妈妈总是有忙不完的事,只有爷爷照顾我的生活,教我亲近自然,给我快乐,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
  往事如烟,似水流年!记忆就像倒在掌心里的水,无论是摊开还是紧握,结局都是流逝。上天是不是很残忍?就在那个晚上带走了爷爷。爷爷是我最爱的人,曾经我希望他长命百岁、健康快乐。他却竭尽一切,把所有的美好给我。记得那次爷爷给我石榴,剥开的石榴,粒粒晶莹饱满如同浸润了鲜血,蔓延过整片记忆。我怎么都不吃,感觉一个生命会在我身边消失似的,感觉很恐怖。如今,再没有机会了,雨流狂落,世界沉默,我已失去了唯一的爷爷。
  爷爷临终前看着我,然后一直跟爸爸说话,他没有对我说一句话,却句句不离我。我从他眼神中看到的爱是我之前没有珍惜、今后将不再拥有的。爷爷的去世,从他的儿孙中,我看到了人生百态、世态炎凉。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过得很压抑很狼狈。记得那是爷爷走了一星期之后,我穿着那年夏天爷爷说我穿着很乖的那套衣服——带着秋天色彩的衣服。我爬上屋顶,秋风呼啸,凛冽的搜刮着万物,衣服和头发似乎都快要被撕扯掉了。可是,破碎的心感受不到温度,也感受不到疼痛,泪水就顺着风飞起来了。无忧无虑的年幼时光,恍如一曲纯净的旋律在耳畔吟唱,然后慢慢地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悲伤。旁边的大树枯黄的叶子被秋风左右着在空中翻飞,演绎着一曲秋日悲歌。我慢慢地向边沿走了几步,然后回头望了望,本想再看看那装载着记忆的山水,余光却停留在房子的拐角处那双若隐若现的眼睛上。眼睛向里凹陷了许多,眼神复杂,我却看到了和爷爷去世前眼神中相同的内容——忧虑、伤心、还有深深的爱。突然发现,仅仅几天,爸爸的头发竟然白了那么多。我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很明显地看到他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他是爱我的。可是,我不确定我会没有下次,我不敢保证什么,我只装做什么都没有看见,慢慢地走下去了。关于那所老房子和它后面的山水再也不敢涉足。
  当我的思维回来时,对面的人早已消失了,夜,悄无声息地降临了,泪水早已湿润了脸颊,疼痛的不是眼里的泪水,而是心上的伤口。突然意识到爸爸在叫我回家,慌忙应了一声,擦干眼泪往家赶,看看表八点半,晚秋很早就天黑了,不知道爸爸唤了我多少次了。不远处,爸爸拿着手电筒急促的向这里走来,他什么都没说,将一件厚厚的外套套在我身上才说:“这么黑的天还能看书吗?不要感冒了,我们回家吧!”此刻,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只能笑了笑,挽着爸爸的手回家。
  我想说,其实我真的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