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7日,对于阿司匹林一个黑暗的日子。

美国心脏病学学会2019年科学年会正在召开。这一天有三个与阿司匹林相关的事件值得关注:

其一,Acc与AHA联合颁布了2019年心血管疾病一级预防指南。该指南最值得关注的内容之一是如何看待阿司匹林在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一级预防中的应用价值。一如预期,新指南建议,对于心血管事件风险较高且不具有出血高危因素的40-70岁患者可以考虑应用小剂量阿司匹林(75-100 mg/d),但仅为IIb级推荐(即可用、可不用但倾向于不用)。年龄>70岁的个体,不建议将阿司匹林用于心血管事件的一级预防。伴有任何出血高危因素的个体均不宜将阿司匹林用于心血管事件的一级预防。由此可见,美国新指南与欧洲现行指南的观点趋于一致,下调阿司匹林在心血管病一级预防中的地位已是大势所趋。

其二,期待已久的 AUGUSTUS 研究结果揭晓。该研究旨在探讨伴房颤的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的最佳抗栓治疗策略。所有入组的4600余例受试者均接受P2Y12受体拮抗剂(绝大多数为氯吡格雷)治疗,并在此基础上将受试者随机分为4组:阿哌沙班联合阿司匹林组、单用阿哌沙班组、华法林联合阿司匹林组、单用华法林组。结果显示,在P2Y12受体拮抗剂治疗基础上应用阿哌沙班具有最佳的获益风险比。这就是说,对于伴房颤的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联合应用阿哌沙班与氯吡格雷可以以最低的出血性并发症风险获取最佳的预防血栓栓塞事件的效果,在此基础上应用阿司匹林似乎已无必要。对此,来自堪萨斯的Lakkireddy教授认为,这可能是钉在阿司匹林与华法林的棺材上的最后一颗钉子("This is perhaps the last nail in the coffin for aspirin andwarfarin" )。

其三,GLOBAL LEADERS子研究GLASSY研究结果公布。本研究受试者为接受PCI治疗并置入药物洗脱支架的患者。将其随机分组,一组应用传统的双联抗血小板治疗,另一组先应用替格瑞洛联合阿司匹林治疗一个月,而后单用替格瑞洛单药治疗。结果显示,与传统的双联抗血小板治疗组相比,单用替格瑞洛组患者达到非劣效性标准。换言之,对于与本研究受试者基线特征相似的患者,似乎不必要按照传统的治疗方法予以为期一年的双联抗血小板药物治疗。

这三个消息无疑将对临床实践产生重要影响,对于阿司匹林的临床地位形成进一步挑战,但这并不意味着阿司匹林开始走下神坛。王者仍是王者,至少到目前为止阿司匹林仍然是最为重要的抗血小板药物。特别是对于临床上最为常见的稳定性冠心病患者以及未接受支架治疗的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阿司匹林治疗仍将是预防血栓栓塞事件、改善患者预后的核心策略。

阿司匹林挺住,阿司匹林不哭……。

(河北省人民医院  郭艺芳)